本站软文案例:生命不能承受之癌症疼痛

笔者注:因为是医院的软文,要跳出现今社会上胡夸乱吹的圈子,给人以足够的信任感。此篇文章从一个患者入手,平实却非常真切。其间遇到的一些专业问题,和客户深入沟通,几经易稿,功夫到自然成,客户对最后的成稿很满意。

生命不能承受之癌症疼痛
                    ——记患者与癌症的抗争

  昨日,一位和癌症进行了三年抗争的患者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跟我们讲起自己和病魔抗争的故事。他时而情绪激昂,时而眼含泪光,时而长吁短叹,心情起伏不定。尤其是谈到癌症引起的疼痛,老人的眼里充满了极度的恐惧。尽管我们也和常人一样“谈癌色变”,在采访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癌症会给人带来如此难以想象的折磨,我们还是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天降灾祸,身患癌症痛不欲生

  朱老伯今年51岁,江苏泰兴人,2005年查出得了食道癌,年末做了切除手术。他和家人都期盼着手术之后的康复,而现实却事与愿违,术后病情并没有明显好转。2006年的新年朱老伯在医院里度过,透过窗户看到街上好多店面都是张灯结彩,他的心里却是一片冰凉,那年春节就在自己的病痛、老伴的哭泣和子女们的叹息中度过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老伯的病情恶化得愈加厉害,进食越来越困难,从偶尔的吞咽疼痛,到喝粥、喝水、喝蔬菜汤都很慢很慢,憋在嗓子眼不能下咽,似乎已经忘记了咀嚼和下咽的动作,一不小心就会呕吐,弄得浑身狼藉不堪让全家人手忙脚乱。吃药也成了问题,总是呛咳,胶囊化掉后,胶囊衣粘在嘴里喉咙里,然后一吐就要很久,很多的粘液,还有很浓的痰,更多的是食道里积存的东西,似乎食道变得很浅再加一点点东西就会溢出来。更可怕的事情接踵而至,声音嘶哑,咳吐痰中带有血液或脓液,脚部、腿部红肿,胸膈、背部、头部疼痛加剧,大小便不畅所有的一切如洪水般袭来,让朱老伯日渐虚弱的身体愈加摇摇欲坠,痛不欲生的呻吟和呼叫更是让整个家庭陷入了绝境。

  愁上加愁,寻医之路忐忑不安
    
  儿女和家人们四处寻医求方,希望能治好朱老伯的病,一年多里,跑遍了上海,南通,南京大小的医院,经历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有一次,老伴陪朱老伯到某医院输液,把药方送到输液室,护士长帮输了氨基酸和葡萄糖。后来儿女们过来看,发现按照药方,应该还要输一瓶脂肪乳,之前一直都是这样输的。输液后,朱老伯的疼痛没有什么好转,家人想应该是输液的数量不对影响了治疗,便去问医生。去了办公室好几次,都找不到看病的主治医生。护士第一次说那位医生在手术室,第二次说不知道,第三次说你可以找别的医生,第四次跟护士要了那个医生的电话。家人打电话过去,当说到输液少输了一瓶的情况,那个医生却说:“少输了一瓶,再给你输上不就完了嘛。”就把电话挂断了。且不说医术如何,如此“草菅人命”的医院让朱老伯一家望而生畏,只得离开。

  病急乱投医,为了治病,朱老伯尝试过无数的中药,偏方,秘方。印象最深刻的是老伴在乡下老家求的一个方子,用70条壁虎焙干成末,再加三七粉拌匀,装在瓶子里,一日吃两次,空腹服用,用黄酒送下。那股难闻的气味,正常人都不能接受,朱老伯每次都是捏着鼻子往下咽,但几乎每次都要呛出来,但为了能把药喝进去,这样的动作一顿就要重复好几遍!

  一条艰难的寻医路走了近400天,朱老伯的病情还在继续恶化,没有丝毫好转迹象。2007年的新年,朱老伯依然是在医院度过的,新年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一丝的喜悦和任何新的希望,相反愁云一直笼罩在这个家庭的上空。

  更要命的是,朱老伯的一侧小腿出现了骨转移,不仅越来越肿大,而且出现了难以控制的疼痛,几乎24小时不间断,尤其是晚上夜深人静,简直就像有人在拿砂纸在搓他的伤口。朱老伯的使用了无数的止痛药,但是都好不了几天,相反,呕吐更加频繁了,大便时干得象石头,排便非常痛苦。痛不欲生的朱老伯逢人便说,哪怕过上一天不痛的日子,死也心甘情愿了。

  苍天有眼,总算摆脱癌症疼痛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大女儿听说苏州有家肿瘤医院,专门治疗癌症患者后期的癌痛症状,大女儿立即买了到苏州的车票,对医院进行了慎重的实地考察,随后又将父亲接了过来。也许这次也只是和从前一样,但这是他们的希望。

  朱老伯在苏州这家叫做广慈的医院接受头部显微外科手术,奇迹竟然发生了。癌痛症状明显好转,浑身好像卸了千斤的担子,轻松了许多,吃东西,说话都比以前省力了。情绪和精神也有了明显的改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每天在医院幽静的环境里听老伴讲讲以前的事情,儿女们轮班来陪他帮他换洗,护士医生更是如家人一般对他关心照顾,有一次主治医生为了得出他最准确的体温,血压和疼痛状况的数据,一夜都没有合眼睡觉,让朱老伯感动不已。
08年的新年很快就要来了,朱老伯开心地说,今年他可以回家过年了,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一起看春节晚会……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