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蛮有创意的软文——天下第一寒

  这年夏天,雨水充沛,阳光充足。南越城的上空吉云高悬,东方一片红霞久久不见散去。

  不晓得是不是天地人和的缘故,那一年沪上城的百姓都特别悠闲,茶余饭后拎起来咀嚼的话题都是泸沽湖的“蝴蝶会”。

  传说那一年他们的天蟾公主和至高无上的派宝少爷一起跳进了湖底沉睡,顿时,电闪雷鸣,暴风骤雨顷刻而至。待雨过天晴,湖中飞出一对美丽无比的大蝴蝶,后面还跟着无数的小蝴蝶。它们围着那棵久开不败、酷似巨大盆景的合欢树一直飞舞、盘旋,飞舞、盘旋。

  我叫冷寒。

  沪上国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莘庄堡将军的独生子。

  娘说我出生的那一年,沪上国的合欢花开得格外灿烂:球状的、麦穗状的、羽毛状的,一串串、一球球、一簇簇,花朵重叠在一起,煞是好看,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让人流连忘返。

  “叶叶自相对,开敛随阴阳。不惭历草慈,独檀尧阶祥。”

  这诗,是写合欢的。

  月光皎洁,斑驳的树影在月光的亲吻下似笼着轻纱的梦,花香甜美,沁人心脾。

  夜色醉人。

  古筝在前,合欢树下,低眉信手,琴弦声动。白日里的所见所闻、所观所感,此刻全部凝聚于指尖,汇成一股轻柔的乐曲。

  再见到天蟾的时候,她正在沉睡。一身紫衣,身材单薄。漆黑如墨的长发,静静的散落铺展。苍白清瘦的瓜子脸,安静而无表情的绽放在空气中。睫毛弯弯,紧闭的双眸下是那颗深邃不见底的黑瞳,左眼角边那颗朱红的美人痣,宛如颤巍巍的泪滴,折射着摄人心魄的光芒,也氤氲着一种凄楚的忧伤。

  嘴角有黑色的血液正在流出。

  我倚门而立,怔怔地看着帷幔里的天蟾,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时间的距离,忘记了空间的存在,忘记了周围焦灼的目光。

  虽然那些目光灼疼了我。

  沪上老王沙哑浑重的嗓音在我耳边想起:

  “冷寒,快、快、快来看看朕的公主。”

  话音未落,泪水消音。

  沪上国上上下下都知道,莘庄堡的公子冷寒是个“怪才”,精通十八般武艺,尤其深谙网站设计,年仅二十,就位列沪上国设计公司前列。

  “痛吗?”

  我在心里轻轻的的问,生怕惊扰了她的美梦。执起纤纤玉手、把脉、凝神沉思,半晌,似乎有了结论,可不太敢确定,抬头寻找另外几位上人的眼睛,眼神交汇的瞬间明白了彼此的所指。

  内心的沉重忽地减轻,又忽地陡增。

  从帷幔退回,迟疑着不知如何开口,只是注意到老王的银发又有了新的伙伴,眸子里的血丝又有增多,应该是操了好多的心吧,谁说不是呢?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作为老王唯一的女儿,作为南越百姓未来的女王,天蟾于两年前无故失踪,如今归来,却是这副姿态,愁煞离人。

  “陛下”,沉吟半晌我才开口,“陛下请放心,公主中的是一中奇毒,但无生命之忧,只是、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老王“嚯”地起身,茶杯跌落,碎成一地。

  “只是公主会一直沉睡下去。”

  不睁的事实震碎每个人的心。

  “什么叫会‘一直沉睡下去’?你给朕说清楚!”老王急了,面色通红。

  “这……”我实在不知如何开口。

  “算了,你们先给我出去,”一直望着帷幔里的天蟾,老王开口说道,

  “限你们三日内给朕拿出办法来。”

  “是,陛下!”小心翼翼地,我们慢慢退出去。

  走到门口,我回头望望帷幔,那颗坠泪痣,盈盈欲滴!

  时光的真正速度,白驹过隙?

  两年的等待和疯狂的寻找,换来的是沉睡的容颜,是命运的捉弄还是龌龊的玩笑?

  苍了天,桑了海。

  南越国六大宫廷御医会诊的结果,天蟾中的是一种合欢花连同七种天下至毒之物炼制的“离人散”,“离人散”虽不取人性命,不伤人身体,但中毒之人却会永远沉睡、沉睡、沉睡。

  “离人散”无药可解,御医们都说。

  一袭青衣的我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独自品茗,袅袅的淡淡的青烟从眼前的小杯茶水缭绕升起,举杯的动作因阁中其他人的只言片语僵硬在空气中。

  “知道吗?宫中出大事了。”

  “冷将军篡权夺位,是真的吗?”

  “那天蟾公主呢?听说公主失踪两年,归来又中毒沉睡,好像现在被囚禁了。”

  “冷少爷好像从人间蒸发了哦。”

  “听说公主失踪和中毒都与冷将军有关啊。”

  ……

  心陡地凉了半截,“嚯”地起身,茶杯打翻在地,溅湿了我的青衣,灼伤了我手臂。留下一锭碎银,绝尘而去。同时,也留下了满地的惊呼:

  没有去大殿,直接去紫合香榭。

  然,紫合香榭,已化为一片灰烬。

  那扇门,它不再结实,也不再有棘手木质的感觉;而是脆弱不堪的朽木,那种烧焦后细细的黑灰沾满我的手,榭内,满地狼籍,曾经满院满树的合欢如今已化为一片废墟,黑色的残草败叶,漫天狂舞,拼命的扑向我的面颊,钻进我的青衣,落进我的眼睛,掉进我的鼻子,我呛得厉害,喘不过气来!

  原来,传言,属实。

  我一直引以为傲的父亲,居然利用天蟾来满足他的野心。

  我的目光,紧紧盯着王座上的天蟾。

  她穿着凤祥图案的长裙,群摆在望座上铺展开来,以柔软的姿态安静延伸,就像她自己一样,以柔软而安静的姿态在王座上沉睡,安静又美好!

  我径自走向她。

  忽略群臣诧异而胆战心惊的苍白面容,忽略父亲因我的意外闯入盛怒难掩也难消的狰狞面孔,亦忽略南越老王苍白的银丝在空气中瑟瑟发抖,我径自向我的天蟾走去。

  望着她沉睡的脸庞,王子的心淡定而充实。

  从怀中取出那白色小瓶,自嘲地笑了笑,突然感觉生命真的是一场闹剧,天和地的痛苦,在这场闹剧中是如此的真实、真切。

  我回转身,偌大的宫殿里人头晃动,一张张的脸上写着一种种的心情,看看沪上老王,看看我的父亲,泪水轻轻滑落。

  我想我是别无选择了,天蟾。

  泸沽剑在我手中祭起,闪烁着淡淡的紫色光芒,越过所有的惊慌的人头直指南宫将军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眸子里闪动的失望与惊悸;那一刻,我听到了来自天地间的惊呼;也在那一刻,泸沽剑又“哗”地回到我的手上,暗淡了光华。

  这一次,我想我是真的别无选择了,天蟾。

  我轻轻抱起天蟾,喃喃地说:

  “天蟾,我们去泸沽湖看蝴蝶吧!”

  可惜上天居然如此狠心,没入湖中的冷寒居然没死。。。

  经过夏雨的洗礼,我被湖水冲到了岸边,时空穿越,来到了21世纪的上海莘庄。

  可是我的天蟾呢,我要怎么找到她?成丝?成烟?成风?

  不,不可能,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这辈子我要找下去。

  很多年过去了,天蟾还是没有找到,但是沪上却多了家网站设计室—冷寒工作室,冷寒相信,这无私的网络会给他带来天蟾的消息。

  喜欢本故事的朋友看完请转贴,帮忙寻找天蟾,谢谢

  编外语:天蟾化身为美丽的星星,她在清冷的天空中一直看着寂寞的冷寒,天蟾希望,当你们抬头看到天上的星星时,能想起沪上的冷寒设计室。

 

相关产品

暂无相关推荐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