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软文:从广州手机爆炸案凸显手机狂人万明坚长动力策略

紧抓热点时事,是下面这篇软文成功取胜之处!

据有关媒体报道,1月31日晚7时许,广州越秀区东华南路联想计算机专卖店(联想人说是一家假联想专卖店)发生一起手机爆炸事件,店内一名20来岁的外地年轻男子颈部被炸断颈部大动脉,血流不止当场死亡。据媒体报道,死者是该店的一名员工,事发前,该店员工正在柜枱里工作,手机放置在右胸前衣袋,并不在充电状态。

业内人都清楚,手机之所以爆炸,凶手只有一个,那就是电池。而在两年前也曾发生过类似事件 ——“甘肃电焊工手机爆炸事件”。我当时写文章时还特意注明事件的特殊性,第一,他是电焊工;第二,他把手机放在胸边的口袋里,普通人也很难同时使用配电情况下,他都达成了一致的使用条件,结果就发生了这样一个爆炸悲剧。这个事情当时引起媒体很大的关注。

同样是手机放置在胸口!同样是电池爆炸!同样是当场死亡!不一样的,一个是店员,一个电焊工。电焊工的死因还可以说有特殊原因,而一个手机专卖店的店员就难说“特殊”了。

类似事件的重现,让拥有6.5亿手机用户的中国人心惶惶,因为手机已经成为人们生活、工作中形影不离的伴侣。而做为“罪魁祸首”的电池,又是怎样制造这起起骇人的血案,看看深圳华强北和天安数码城的三五码手机集成厂商,从2005年开始哪个不是扯开喉咙在PK:你的电池标3000,我的就标5000,你的8000,我就30000毫安,吹牛B不犯法,语不惊人誓不休。那时候我就开始疾呼:手机电池数字游戏万不得,弄不好就会出人命。

不知道手机爆炸命案会不会唤起哪些唯利是图,只会采购劣质元器件(尤其是电池),用老虎钳“生产”手机的秃头商人的良心?!

我不知道早已经“和谐亲民”的政府职能部门什么时候会痛下决心查处那些成千上万的手机电池组装黑工厂?!

我更不知道喜好便宜的中国人还那么“中意”山寨手机,贪便宜贪得可以连命都不要?!

我也不知道那些呼吁山寨手机是国粹、山寨手机是国产手机的救命稻草的媒体和评论家又该怎么去自圆其说?!

此时,我想到一个人,我对他是万分的尊重,尽管很多人又会那么不宵一顾!

还记得2004年的那个下午,深圳凯宾斯基酒店咖啡厅。万明坚找了近20个好友聊他的长虹手机思路,他说手机的本质就是通话,质量一时做不过诺基亚,重量(薄度)一时做不过三星,但他希望做手机电量第一品牌,并且语气坚定地表示:长虹手机全部超长待机,待机时间长要成为长虹的品牌第一元素。

万明坚是做大手笔的,他玩的是品牌,而他倡导的品牌是有个性的、具有支撑点的品牌!回顾2002年,万明坚不顾TCL董事会的反对,坚持他的宝石手机(以手机美学化为宣传支撑)、坚持他的长待机思路,并且是适合所有的TCL手机!

自从万明坚离开TCL后,重举“中国手机新形象”的旗帜。这次,不再是手机美学化,时代不同了,用户的需求也发生了核心的变化。适合的才是最好的,适用的才是最强的!所以他想到了手机的本质驱动——长动力待机。

长动力待机,飞利浦做过,金立做过,但都没有坚持下来。在当时我就非常的支持,就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因为中国人是那么的习惯依赖习惯懒惰。

产品定义会议,万明坚的思路得到了公司内外的质疑,包括工程部、销售部、市场部,甚至全国经销商。理由很简单,大家都在拼价格、拼成本。那些对万明坚性格并不真正了解的人更是质疑:手机狂人忽悠错了方向。

而在所有人都强调成本、降低采购需求时,降低采购需求时,万明坚却坚持宁愿一台手机贵15元,也要坚定不移走“电量”之路。军工背景出身的长虹品牌手机联手手机芯片商、电池巨头共同携手研制省电芯片技术,打造省电待机王系列。“电池容量肯定不是问题,关键是成本,飞船升天靠的也是动力,当然那用的是燃料电池,目前手机电池更多的还是锂电和聚合物,氧化物的正极材料进步很快,”世界电池大王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刘卫平如是说。刘卫平的观点得到了北京邮电大学博导曾剑秋的认同,曾教授长期关注并研究手机电池的发展,包括TD手机在内的3G手机,竞争焦点之一还是电池容量,否则再精彩的内容也会因为电池不够耐用也无法使用。

当然,环保是永远的主题,环境问题的凸显,正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场管理绿色化浪潮。长虹手机不仅严格履行国家有关节能环保的相关法律,还更广泛地参与到环境保护中,以绿色理念和绿色科技为人类可持续发展做贡献。目前,长虹手机的制造商国虹通讯不仅以能源环保技术创新成为中国节能环保领域的知名企业,还以其在研发、生产等价值链体系中坚持奉行绿色理念而受到消费者、专业组织和政府机构的好评。365全时通手机获得中标认证中心节能认证;获准进入首批“节能产品政府采购清单”;通过申报环境友好产品的审批,授予“绿色之星”标识,成为中国手机行业中获得此认证的第一手机品牌。

不到四年时间,长虹手机已经并肩天语、金立成为国产品牌手机三甲,月出货量稳居前列。过去那些不理解的员工羞涩的笑了,长虹手机的经销商笑了,万明坚也笑了——当年跟他一起打拼的手机大佬大都“退休”了,他却“复制”了一次成功。

上次是美学化,这次是长待机电量,其实在我看来都一样,至少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尊重消费者的消费需求。

当然,手机市场的竞争日趋复杂,长待机也不是万能的。电量不是万物法宝,只是在别人“偷吃快餐”的时候万明坚准确地抓住了中国老百姓最基本的消费需求。

相信中国人是脆嫩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次手机爆炸事件又会在接下来的时间让万明坚的长待机手机收益。这是市场给他的“红包”。

万明坚更需要下一个“红包”,当然更需要更新的战术。

 

相关产品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